www.59294.com,黄大仙论坛,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黄大仙救世报32996,东方心经夜明珠ymz03,63435.com,www.662772.com

【传教】混沌的子民扬起赤红的旗帜以红色三倍速前进吧~!

  • 时间:2019-08-02 13:1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今晚在那里有着一场比赛,一支不知名的车队要来挑战这里的公路之王,也是极东的午夜女王。他们中有的开着摩托,有的开着跑车,而无一例外的,他们把自己的座驾涂成了红色。

  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男人骑着他的摩托开到了车队前头,他走下摩托向周边的人招手示意。

  周边的摩托、跑车的车灯照亮了他的脸,他带着一个奇怪的红色面罩,那张脸看上去颇像是一只“狮子”。

  “你围巾那么长,不怕把自己勒死?”女人清脆声音打断了男人的话,她有着紫色的秀发,穿着一身反着金属光泽的黑色皮衣。

  周边所有的人都欢呼起来,不论是穿着奇装异服的年轻混混,还是西装革履来寻求刺激的豪门。在这个地方,在这个时间,那个女人就是焦点,是一切的主宰。

  她潇洒的跨上摩托,俯下身。瞬间功夫,她整个人就散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犀利气质,她与那辆机车合为一体。

  女人拧动油门,让机车发出一阵阵的轰鸣,伴随着那轰鸣声,周边的看客也开始欢呼。他们知道,今晚又要有乐子了。

  围观的女人尖叫着与男友拥吻;单身的少年骑上他们座驾准备追随他们的王出征;疯狂富豪也跳上自己的豪车,让司机做好准备;剩下那些为数不多的“冷静派”,他们一边嗑上最新款的跳跳糖,一边聚到赌桌旁开始下注。

  无一例外,人们押的都是永濑绫赢,赌的只是永濑绫要快多少,一分钟还是五十秒。所有常客都清楚,那些期待靠“奇迹”一夜致富的人,他们都输掉了自己最后的财产。

  话刚说到一半,她就松开刹车,黑色机车如疾驰的闪电一般潜入夜幕,给众人留下红色尾灯与一连串的黑色尾气。

  那些涂着五颜六色彩漆的摩托紧随其后冲入夜幕,与他们同时出发的,还有那个带着红狮面罩的男人。从“午夜女王”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做好了出发的准备。而在所有的摩托都离开后,豪车也纷纷发动跟在那些“公路骑士”的后面。

  他打了个响指,他的两个同党把一个大大的金属箱摆到赌桌上,亮出那一叠叠崭新的钞票。

  不理会周边人惊讶的眼神,他一手放在胸前,一手五指并拢,指向他们车队的中央。

  今晚在那里有着一场比赛,一支不知名的车队要来挑战这里的公路之王,也是极东的午夜女王。他们中有的开着摩托,有的开着跑车,而无一例外的,他们把自己的座驾涂成了红色。

  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男人骑着他的摩托开到了车队前头,他走下摩托向周边的人招手示意。

  周边的摩托、跑车的车灯照亮了他的脸,他带着一个奇怪的红色面罩,那张脸看上去颇像是一只“狮子”。

  “你围巾那么长,不怕把自己勒死?”女人清脆声音打断了男人的话,她有着紫色的秀发,穿着一身反着金属光泽的黑色皮衣。

  周边所有的人都欢呼起来,不论是穿着奇装异服的年轻混混,还是西装革履来寻求刺激的豪门。在这个地方,在这个时间,那个女人就是焦点,是一切的主宰。

  她潇洒的跨上摩托,俯下身。瞬间功夫,她整个人就散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犀利气质,她与那辆机车合为一体。

  女人拧动油门,让机车发出一阵阵的轰鸣,伴随着那轰鸣声,周边的看客也开始欢呼。他们知道,今晚又要有乐子了。

  围观的女人尖叫着与男友拥吻;单身的少年骑上他们座驾准备追随他们的王出征;疯狂富豪也跳上自己的豪车,让司机做好准备;剩下那些为数不多的“冷静派”,他们一边嗑上最新款的跳跳糖,一边聚到赌桌旁开始下注。

  无一例外,人们押的都是永濑绫赢,赌的只是永濑绫要快多少,一分钟还是五十秒。所有常客都清楚,那些期待靠“奇迹”一夜致富的人,他们都输掉了自己最后的财产。

  话刚说到一半,她就松开刹车,黑色机车如疾驰的闪电一般潜入夜幕,给众人留下红色尾灯与一连串的黑色尾气。

  那些涂着五颜六色彩漆的摩托紧随其后冲入夜幕,与他们同时出发的,还有那个带着红狮面罩的男人。从“午夜女王”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做好了出发的准备。而在所有的摩托都离开后,豪车也纷纷发动跟在那些“公路骑士”的后面。

  他打了个响指,他的两个同党把一个大大的金属箱摆到赌桌上,亮出那一叠叠崭新的钞票。

  不理会周边人惊讶的眼神,他一手放在胸前,一手五指并拢,指向他们车队的中央。

  沙海中,一艘军舰正在高速疾驰着,那是“大沙海沙盗团”的沙海舰。这首军舰属于沙盗团的船长,女沙盗卡特琳娜。她的贪婪与疯狂之名响彻整个“巴巴拉尔联盟”。

  在烈日曝晒下,大沙海干燥的高温简直堪比地狱。即便有风,也不过是阵阵热浪。此时甲板上的温度有五十多度,除了卡特琳娜船长最新招募的大副格鲁米外,甲板上再无第二人。

  没有人会喜欢在正午时分到甲板上晒太阳,格鲁米也一样。他待在这里任凭汗水流淌,只因心头有着一种巨大不安。自从上次在那个眼中只有钱的船长的命令下去搜捕那台金子打造的“古代机”——“英雄王”之后,他头一次有这种感觉。

  格鲁米没有回头也知道,敢在这个点喝得伶仃大醉的只有他那个不靠谱的上司,这艘船的船长卡特琳娜。

  “你是在装酷,还是真被晒傻了?就沙漠中哪些爬虫,给它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碰老娘的船。”

  “真有谁敢来……”女人挂着眼罩的左眼闪烁着凶光,“我就拿它们的血给我的船上漆,用骨头当装饰。”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这艘沙海舰的右前方的沙海开始涌起阵阵沙浪,一座巨大沙丘从地下慢慢的“浮”到沙海上。从远处看,那个巨大的沙丘怕是不比卡特琳娜的这艘沙海舰要小多少。

  那个沙丘在快速移动着,不一会的功夫就已经超过格鲁米他们很长一段距离。然后它猛得一个转弯,犹如跑车漂移一般,挡在沙海舰的正前方。一个漂亮的“甩尾”,将盖在它身上的沙尘抛到身后,扬起一阵沙暴。

  风沙过后,在格鲁米的正前方出现的是一只像是昆虫的红色生物...不,是红色机甲!

  前方的机甲掀起的砂砾击打着格鲁米的脸,狂风吹断了他的发带,银色长发随风乱舞。

  “很抱歉占用一下你们的线路,请相信我们没有恶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就已经黑掉了通讯系统,“对于伟大的大沙海沙盗团,我们敬仰已久。只是苦于没有一直没有交流的机会,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他***的,老娘的技术部和观察手都是死人吗?”前舰桥上卡特琳娜正暴跳如雷,“探测系统和雷达呢?都在干什么?忙着打炮吗?!”

  这时甲板上的格鲁米突然发现,军舰周边的砂上开始成片的出现像是蚯蚓爬过的痕迹。在那些痕迹的前段,一个个小型的沙丘追着军舰一同前行。

  伴随着卡特琳娜的指令,一门门单发主炮“巨人之锤”被推了出来,向着那些战车疯狂射击。

  那些赤红的战车开始向着军舰发动攻击,而正前方那台巨大的要塞级——“新安洲MA”也停下了运动,挡在沙海舰的前方。

  “沙盗团的各位小偷和强盗,请允许我占用你们一点点宝贵的时间……”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肃穆,仿佛像是在教堂做礼拜的牧师一样。

  格鲁米进入他的机甲——格里芬的驾驶舱,驾驭着这台蓝白色机甲冲出格纳库。而这时,他看到有什么东西正朝船上飞来。

  一辆又一辆的红色摩托“砸”到了沙海舰的甲板上,闭着眼睛格鲁米也知道,这些都是对方的人手。

  男人的话音刚落下没多久,沙海舰就与新安洲MA碰到了一起。新安洲与大沙海沙盗的战斗也全面打响。

  今天我们的故事就要从巴比伦酒馆角落旁,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酒客身上开始……

  杰洛喝着巴比伦酒馆中最廉价的,1000金币一杯的啤酒,一边头疼着他的“神”授予他的任务。

  然而非常可惜的是,杰洛并不是一个好的传教士。在“新安洲”,咳咳,“新安洲神教”那多如牛毛的传教士中,他的怠惰与懒散也是出了名的。爱抱怨与爱作死,更是连大司祭都有所耳闻。

  而这次,由于在布道之时当众吹“新安洲”之神——“车神”乃秩序之混沌,万祖之宗。严重扭曲教义的行为导致新安洲之神直接降下神罚,剥夺了杰洛的“传教士”职务,现在的他只是新安洲一名普通的“教徒”。而想要恢复原本的身份,他需要做的是招募到至少六千六百六十六个信徒才行。

  可最大的问题在于……他的资产与权限都随着“职务”一同被剥夺。现在除了他面前的那杯酒,杰洛身上只剩下不到500金币了。如果不能在巴比伦酒馆碰运气,找到愿意提供帮助的冤大头……那“新安洲神教”伟大的传奇布道者——“赤色传教士”杰洛多半会饿死在这座城市的哪个阴暗角落吧。

  杰洛双手撑着头,似乎在思考着问题,而双目余光实则在酒馆的所有酒客身上游走,寻找着能帮他解决招募6666个信徒这个任务的“贵人”……

  酒吧中的银发兔女郎……这个少女在酒客中的人气非常非常高,如果能把这位人气女招待撬下来,借助她来传教……

  杰洛突然感觉脊背一阵凉意,他悄悄扭过头。在吧台那,巴比伦酒馆的老板娘瓦妮莎正和一名白发佣兵碰杯喝酒。但是在各地传教过程中身经百战的杰洛却很清楚,那位女士的眼角余光正死死盯着自己。显然,如果他敢对哈雅动什么歪脑筋,下一秒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其实巴比伦酒馆中可以考虑的传教对象很多……可现在单枪匹马的,还没有“车神”的神威庇护。如果贸然上去搭话……

  例如坐在酒馆中央位置,像是哪个国家王女的的白发御姐,总感觉若是一言不和,怕是会被她捆到地下室,然后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坐在另一个角落,擦着左轮手枪的紫发女子,杰洛很清楚对方是佣兵界的“名流”。然而上去传教?怕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就会被打成筛子。离自己三张桌子的位置,那几位少女从服装上看,就知道是帝国的贵族,最次也是正规的授勋骑士。但是那种散发着单身五百年,因为找不到好男人而实质化的怨念……只有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上去搭话吧?

  这么一圈看下来,杰洛发现可以“物色”的“猎物”压根就没有~!这么一来,怕不是白瞎了这一千金币的啤酒?

  杰洛抬起头,看向那个不请自来的人。对方很高,即便是坐着都比大多数酒客要高出小半个头。对方很瘦,披在身上的黑色斗篷紧紧贴着他的身子,看上去有些骇人。

  对方显然是精通藏匿的老手,乍看随意的一坐,却完美的把自己的脸藏在阴影之中。好在就算看不清脸,杰洛还是清楚他身前那个是谁。因为在巴比伦酒馆中,热衷这样打扮的只有一个人……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进行了一次交锋,黑袍故意念错“神”之头衔,传教士刻意念错名号,算是扯平了。

  “啧……”神秘人轻啐了一口,把杰洛还没动过的啤酒拿到自己面前,“你刚才看到了吧?坐在老板娘面前的那个白毛。”

  杰洛犹豫了零点二三三秒,放弃了和“黑袍密探”纠结那杯价格昂贵但是味道糟糕的啤酒的念头。如果在这个地方继续胡闹,那就真的是作死做过头了。

  于是他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摆出非常刻意的,充满好奇的目光看向对方,等待对方继续往下说。

  杰洛眼睛眯了起来,都说女人和小孩好骗,但是好骗的终归只有不谙世事的少女。而对于饱经风霜的女士来说,如果不是特别情况,专门设下骗局,想骗到她们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然后我和你说啊……”被杰洛称为“黑袍密探”的神秘人犹豫了一下,摆了摆手,示意杰洛靠过来。

  “那还真是……”正当传教士准备谢谢这位“朋友”时,他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对面,乃至整个酒馆中都看不到那个黑袍的踪影。

  从“黑袍密探”那里得到特别的情报后,杰洛很快就制定好了接下来的行动方针。

  目标是一个没长大的熊孩子,有着金色长发,喜欢端着一把巨大的加特林……不不不,在城市里不会有那么奇怪的家伙吧?

  抛开加特林不提,小姑娘喜欢的东西是冰棍,如果是双色的冰棍会产生“会心一击”的效果……

  说归说,杰洛还是老老实实的把他剩下那为数不多的钱全部换成了五颜六色的冰棍,然后推着一辆租来的小红车,走街串巷的叫卖。

  杰洛正准备转身,就听到一阵哐啷啷的响声,十余根冷又硬的炮管顶到自己背上。

  在这种时候,一名优秀的邪…咳咳……一名沉稳的传教人员气场就蔓延开来。这份镇定自若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杰洛有些恼,就算你没看过剧本,也该想到有这般气度的不是普通人才对啊!

  作为一名近战传教士,再怎么怠惰,杰洛该会的神术,该有的神眷,都不会少。而就算是雪糕车,那也是车。只要有车,新安洲神教的信徒就无所畏惧。

  雪糕车在瞬间化作赤色流光,杰洛推着小车在狭窄的小巷中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极速移动与掉头,出现在了雷泽顿的身后。

  “小鬼,我乃新安洲神教大司祭(伪),无上的速度之神—车神的传教士(前)。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我教的传教圣物(假)下手?”

  雷泽顿也不废话,她直接扣下扳机,顶着加特林机枪巨大的后座力,将枪口甩向杰洛。

  “居然敢对本大人如此说话,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都属于吵闹蝙蝠?区区卖雪糕的,什么时候轮到你开口了?”

  神术三连,杰洛推着他的红色雪糕车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在狭小的巷子中四处乱窜,躲避着加特林机枪的扫射。

  随着雷泽顿的指令,趴着少女肩头的小蝙蝠化作一缕流光冲入少女的左手,变成和右手那把巨型加特林一摸一样的机枪。

  ……不是说好小冰棍钓小妹妹,可以简单又顺利的完成传教任务的吗?虽然一脸茫然,但是杰洛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既然开打了,那就唯有用实力折服对方了!

  哪怕毫无章法的疯狂射击,手持一对巨型加特林,持续射击三分钟,这体力消耗极为惊人。

  少女左手手上的加特林又变回吵吵的模样,小蝙蝠像是被太阳烤蔫巴的小苗,有气无力的倒在雷泽顿的肩头。

  “真不愧是月面使者……这份实力,我非常佩服。”杰洛推着装着雪糕的小红车慢慢停到了雷泽顿身边,“只是吵闹蝙蝠的大多数成员怕是没有您这份实力了吧?”

  “请不要弄混了!我可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兴趣使然的,雪糕车驾驶员!而我的真实身份,是一个外表看似成人,内心却如孩童般……咳咳”

  看着雷泽顿翻起白眼,重新端起了加特林,一副不配合的样子,杰洛赶忙停下了他那跛脚的表演。

  “不不,只是我觉得这是个共赢的选择。”杰洛赶忙认怂,给这位大干部递上双色冰棍,“作为团体信仰的信徒,作为高级传教士的我会针对性的调整教义,不会影响吵闹蝙蝠的正常组织条规的执行。同时我还能为咱这边的信徒申请特别优惠,只要入教教徒每个月都能享受一次神之庇护,享受一次神之眷顾。而对于您这样的恶之组织大干部,我们还有特殊的强化神术……”

  “但是……”雷泽顿两口吃完手上的冰棍,把冰块咔嚓咔嚓咬碎,然后被冻得龇牙咧嘴的,“你要加入吵闹蝙蝠!”

  杰洛愣了一下,这不按套路出牌吧?哪里有拉传……咳咳,忽悠人把自己卖出去的?

  “你的热情…鹅(和)执着我很喜欢,有你加路(入),吵闹癫糊(蝙蝠)统治世界的步伐必将加快!”雷泽顿咬着冰棍柄口齿不清的说着。

  正纠结,杰洛突然感受到一股力量从内而外的充盈全身。他被他的神剥夺的那些力量、职权都回来了。

  “好,那就让我辅助主公您,将吵闹蝙蝠的蝙蝠旗插遍机械教廷的所有领地吧~!”

  大手一挥,自暴自弃的杰洛就定下了接下来最作死的传教计划。真正的传教士,勇于与最坚定的信徒做斗争~!